• 最新
  • 精选
  • 那些年,我们做过的家务劳动

    买煤球也是件吃人的家务劳动,当然依然是爹爹负责。那辰光上海人都交关节约,煤球箱角落头碎落的煤屑,没有烧透的煤球,敲掉外面枯黄色的灰,里面黑色的煤核,敲敲碎,拌上水,可以搓成一只只煤球。记得我的同事曾经在…

    0图
    10-31 11:46 0 0 三毛 英国
  • 陈三敢的油画

    我逐渐了解了三敢的家庭背景:他出生于一个书香和佛学世家,从小受其伯祖父,现代著名居士、弘一法师弟子、佛学家陈海量先生的教导,这使得他与佛法很有渊源,早期就常绘制有关菩萨的画作,并在1990年,他三十而立…

    0图
    10-31 11:46 0 0 文化 油画 艺术
  • 顾也鲁与韩非的兄弟情​

    影片的成功自然有多种因素:一是导演丁然的“慧眼”与魄力,他挑演员,除了韩非外,他居然让从未演过喜剧的王丹凤和顾也鲁来出演喜剧角色;二是演员自身的刻苦努力,王丹凤为演好女理发师,还曾到南京路理发店拜师学艺,顾也…

    0图
    10-24 19:53 0 0 父亲 电影 导演
  • 彭新琪:一位没有职称的巴金“秘书”

    在动乱的年代,她毕业后没有一个固定的教职,奔波于南京、上海、绍兴、济南、武汉、重庆等地,在一所所简陋的教室里给学生上课。但在父母言传身教和慈爱的家庭熏陶下,彭新琪和她的姐姐、弟弟三人,都顺利完成大学学业…

    0图
    10-13 11:44 0 0 小说 抗战
  • 何晴:生活是创作之镜

    说起“爆款”的诞生,何晴认为写现实主义题材需要作者去努力地观察生活,在写作之前,一定要深入采访,光坐在书斋里是不行的。何晴说,“应该站在这个立场上,去开始剧本的创作。” 电影相对来说有很多观影条件上…

    0图
    10-11 12:28 0 0 战争 电影 剧本
  • 林俊卿与“上海声乐研究所”

    盖因他在歌坛的造诣、建树和影响,为了更好的发挥其特长,为国为民所用,文化部在周总理的指示下,特在上海为他办一所专门从事咽音发声研究和教授歌唱的声乐研究机构,这在中国是破天荒第一遭。这位擅长“咽音唱法”的意大利…

    0图
    10-09 11:40 0 0 报考 科学 歌剧
  • 恩师徐中玉:铮铮风骨,国士无双

    现在回想起来,我之所以后来会选择现代文学研究作为终身职业,是和徐中玉先生、导师钱谷融先生的教诲以及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期徐先生担任系主任期间中文系鼓励学生文学创作和评论的学术氛围分不开的。我考进华东师…

    0图
    10-07 14:03 0 0 历史 大学 文学
  • “小三毛”在“上海电影成果巡礼展”上如是说

    一楼主题展以上海电影对共和国70年沧桑巨变的见证和呼应为主线,从历届金鸡、百花、华表等代表着中国电影最高水平奖项的获奖故事片中选取了83部上海出品的影片,展示70年间上海城市变迁、时代发展、人民生活安居乐业在…

    0图
    09-29 17:03 0 0 母亲 电影 艺术
  • 镰刀湾绣娘的设计梦想

    我一直以为自己对合作社并不陌生,因为我的儿时记忆中大人们都称“供销社”为“合作社”,在那时的苏北农村合作社十分常见,几乎每个乡镇的每个片区都有一处,也是老百姓就近购买日用品的唯一去处。 我愣了好一会儿,突…

    0图
    09-27 10:56 0 0 女子 设计 广场舞
  • 从美的国度来去——陈钧德印象记

    而他的旅游就是写生,他着迷于不同地域的色彩,几乎跑遍了全世界,有的地方会反复去,比如瑞士就跑了四次,有的地方会待比较长的时间,比如法国,一住就是半年,面对异国风光,他没有疏离感,但也不是当地人的熟视无睹…

    0图
    09-26 10:20 0 0 文化 艺术 油画
  • 说说油墩子

    他说,上海的油墩子乃天下第一美食,我一辈子吃这个就非常幸福了。心血来潮上前探问,卖油墩子的老妈妈说,她做这个生意几十年了,在镇上是独一无二的,味道正宗,价钱也公道,只三元一个,五元可以买两个。用油虽然不大考究…

    0图
    09-25 18:46 0 0 美食 小吃
  • 刘琼的为人为艺

    让我对他肃然起敬的是当时发生的一件事:在改革开放大开国门的国策下,一位定居在海外的老影星终于能来上海观光省亲了,抗战胜利后,她曾与刘琼老师一起在香港演电影,她离开香港时有一部电影的酬金尚未领到,她委托刘…

    0图
    09-25 18:46 0 0 父亲 电影 艺术
  • 当年,我协助陈钧德“逃离”

    正在这时,店里瞬时窜出一个人,他就是陈钧德,见了我们热情地打招呼,但是却用麻利的动作把双手藏在背后,连连说:“不要採手(握手)不要採手,今天不要採手……....”然后说了一个他夫人的小名也是匿称:“她生肝炎了…

    0图
    09-24 18:13 0 0 回忆
  • 头七之祭:追忆往事,他依然清晰

    本来,艺术室不是要害部门,主任是不是党员应是无所谓的(我有时开玩笑说副市长里也有非中共人士的),但老吴想得更周到,他对我这个老干部家庭出身的人半辈子了还没有入党表示理解,又对我说入党后工作可方便些。其实,我感…

    0图
    09-21 19:39 0 0 情感 电影 艺术
  • 客串一埭 (沪语写作)

    只有导演一家头笑勿出,伊勒拉认认真真稳定苏州阿姨格情绪,讲:“阿姨侬刚刚格声‘兰根儿——’交关有感情,我听了眼泪水都要落出来,等歇重拍侬还是要迭能叫伊,糯笃笃软绵绵,就是名字勿好再叫错脱……”戏重拍过导演讲“…

    0图
    09-20 18:51 0 0 爸爸 导演 电影
  • 刘子枫悼念吴贻弓

    要拍的最后一个镜头是卢忠汉手拿罐头和众人跳下站台,站在铁轨上对着远去的火车表达着愤怒之情,在雨中,只见我气得满脸胀红、青筋暴出,突然举起双手伴着喃喃的话语把两只罐头狠狠地向前方扔去,此时现场都被这种气氛…

    0图
    09-15 00:01 0 0 抒情 导演 大家
  • 就在刚才,痛别《城南旧事》导演吴贻弓

    那一刻,吴贻弓热泪盈眶,难抑激动之情,他说,这是他迄今为止获得的一个最崇高的奖,是一个纯粹的、专业的、不参杂任何其他成分的表彰,是由电影导演协会370多名会员一票一票选出来的,所以弥足珍贵,是对他的电影事业的…

    0图
    09-14 13:36 0 0 爸爸 电影 导演

上海采风

490 篇文章
0 阅读

作者简介:

联系我们:sohump@sohu-inc.com
关于我们 - 运营规范 - 服务协议 - 侵权投诉 - 反馈建议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