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
  • 民国杂谈
  • 节选
  • 伟大的爱
  • 和所爱的人过实在的日子,像土豆种到了土里

    同事当中,也有人说“我都坐成了土豆”。 《向死而生》里还有一句是这样的:“每次拉琴的时候,阿炳总是把头微微仰起,仿佛只有那样他才能够到高处的天空,仿佛只有那样他才能看得远些,再远些。”其实,每一枚土…

    10小时前 0 0 春分 土豆
  • 毛泽东天赐湾遇险记

    由于天气的原因,国民党兵没有立即找到王家湾,这使中央机关和毛泽东有时间转移。在小河村,只呆了几个小时,中央机关连夜迅速向西北行进,冒雨向靖边县的天赐湾转移。 毛泽东对卫士说:“你们给刘戡留个字条,说…

    前天 07:07 0 0 周恩来 毛泽东 国民党
  • 纪伯伦:人是生活的奴隶,为奴性而奴性

    奴性——这是自古就有的一种征兆多端的病症;孩子们从父辈那里把它和生命一起承受下来;岁月把它播种在时代的土壤里,然后收获,就像在一年中的一个季节里收获另一季节的果实。 盲目性——它把今天的生活和过去父辈的生…

    前天 07:07 0 0 女子 建筑 成长
  • 香港荷李活道的妓院一条街

    聘用服务华人的妓女有1314名,服务非华人的则有226名。 其一,在这三家中高档的妓院中,聘用的妓女数目明显不少,例如勤香便聘用了37人,每名妓女均有女佣跟随。 其二,三家妓院的规模明显不细,…

    3天前 0 0
  • 【选读】西奥多·德莱塞《天才》

    缝纫机的销路并不大,可是每年他却赚得到将近两千块钱;靠了这笔钱,他买了一座房子和一块地皮,把房子布置得舒舒服服的,把孩子们都送进了学校,并且还在当地的公共广场上开设了一爿店铺,陈列着最新式的缝纫机。缝纫机的销…

    3天前 0 0 父亲 诗人 英国
  • 史海钩沉:1949毛泽东访苏内幕

    毛泽东这次访苏的目的,除了要同斯大林就中苏两国间重大政治与经济问题进行商谈,参加斯大林七十寿辰庆祝活动,参观苏联的经济建设等, 重点是处理1945年中国国民党政府同苏联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考…

    4天前 0 0 军事 民族 贷款
  • 木心:福楼拜对莫泊桑讲的话

    以我的经验,”唯一恰当的词“,有两重心意:一,要最准确的。很多人一上来写不好,自认没有天才,就不写了,这是太聪明,太谦逊,太识相了。如此整十年,莫泊桑愈写愈多,而福楼拜只许他发表极少的几篇(中国的武功,练不成…

    4天前 0 0 小说 法国 回忆
  • 延安经典故事|“从你们党上”到“我们政府”

    对此,林伯渠颇感到意外,在和边区政府秘书长李维汉等人商量后,林伯渠说让李维汉先找李鼎铭和其他党外人士谈谈,了解一下他们的思想情况,听听他们的意见。事后,斯坦因多次说:“李鼎铭副主席真正有职有权,他在回答我的问…

    5天前 0 0 财政
  • 钱钟书:天下只有两种人

    2、方鸿渐还想到昨晚那中国馆子吃午饭,鲍小姐定要吃西菜,说不愿意碰见同船的熟人,便找到一家门面还像样的西馆。照例第一种人应该乐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第二种人应该悲观,因为他每吃一颗…

    6天前 0 0 钱钟书
  • 林清玄:永远有利息在人间

    我想,在这个世界上能把私利看淡到这样的境界,确实是很不容易的事,胡先生的生平事迹很多,但最感动我的就是这一句“永远有利息在人间”。 一般人是提不起,放不下,像我有一个朋友从不借钱给人,问他原因,他说…

    03-21 07:07 0 0 佛教
  • 堂前看梨花,灶下起炊烟,梨花白,那是俗世的美

    周作人写越地风俗,清明上坟的船头篷窗下,总露出些紫云英和杜鹃的花束来,很有画面感。洗净后,和粳米一起捣烂磨浆;浆又下锅用慢火煮,水分挥发,越煮越稠,颜色也越煮越好看,变成纯粹的青;渐渐的,锅里就有了艾团;要不…

    03-21 07:07 0 0 美食 青团
  • 列宁真的曾打算归还中国领土吗?

    那么苏俄是为了撑过困难时期,才被迫发表宣言,用归还土地和废除特权来换取中国中立吗?所以即使是在1919年苏俄最困难的时候发表的宣言,苏俄也并不打算认真履约,因为它知道它完全没必要履行,之后苏俄成长起来之后就更…

    03-21 07:07 0 0 斯大林 外交 条约
  • 【选读】罗曼·罗兰《约翰·克里斯朵夫》

    无边的黑暗,剧烈的灯光,浑沌初凿的头脑里的幻觉,包围着他的那个闷人的、蠕动不已的黑夜,还有那深不可测的阴影中,好似耀眼的光线一般透出来的尖锐的刺激,痛苦,和幽灵,——使他莫名片妙的那些巨大的脸正对着他,眼睛瞪…

    03-21 07:07 0 0 父亲 母亲 小说

思孤与小明

0

总阅读量

5659

总内容量

在这艳丽的日辉中,只见愉悦与欢舞与生趣,希望,闪烁的希望,在荡漾,在无穷的碧空中,在绿叶的光泽里,在虫鸟的歌吟中,在青草的摇曳中——夏之荣华,春之成功。春光与希望,是长驻的;自然与人生,是调谐的。 节选自《北戴河海滨的幻想》/徐志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