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
  • 【出小镇记】这漫长的一天 | 路明

    我妈在镇上的卫生院上班,院里有辆救护车,碰到危重的病人,就送县人民医院,再重一点的,直接送上海。好几次,我家正吃着晚饭,听见救护车长长的笛声,我妈就说,不知道是啥病人呢,过了一会儿,又说,姚师傅大概是吃不成饭…

    13小时前 0 0 静安 上海 江南
  • 孙郁:我读木心

    笔法呢,远离了八股,行文持之有据,不涉虚言,个体命运在时代风潮里的起落,以及诗意的精神在灰暗里的喷吐,都有特别的交代和展示。木心不仅告诉我们学问与艺术的关系,也告诉世人,在没有趣味的地方,如何发现趣味,且与之…

    3天前 0 0 民国 木心 艺术
  • 【松风行】云弄峰下的西湖 | 陈应松

    船进入水巷,水路两边有茭瓜、菱、蒲,浅水处有了田畦,有了树,这些似在水中漂浮的田畦,种着萝卜、青菜,沟垄中就是水,泥土黑油油的,青菜翠生生的。接着就看到了菜畦中的紫色水鸟,呈紫蓝色,两种深紫和浅紫相间的羽毛,…

    4天前 0 0 江南 西湖 洱海
  • 袁昌英及其大剧《饮马长城窟》 | 陈学勇

    《饮马长城窟》实在是一部很可以说说的剧作,它高唱了一曲弘扬民族精神的正气歌。剧中多个人物一次次吟诵古诗《饮马长城窟》,袁梦华的营帐又悬以战马饮水城下的画幅,一诗一画,尤寄寓着中华民族千年爱国传统,像他…

    5天前 0 0 英雄 抗战 人物
  • 【二月二,剃龙头】我理过一个光头 | 唐池子

    我看着他,“嗯”了一声,嗯音未落全,他已经开启他的皇家宝箱,果然是一双雪白骨感的长手,不过手里操了一把家伙,动作敏捷得我连眼皮都来不及眨,他已经操起那个家伙,轻摁我的头,从颈部开始往上推,就像推着割草机的园丁…

    5天前 0 0 头发 长发 艺术
  • 翻译家眼中的故都旧影 | 史宁

    这桩心事似乎有种魔力,催逼着他在此后一两年中逐日动笔写下了一篇篇的北平印象记。在这一前提下,无论北平的菜馆或小吃,就都有了另一番滋味。 如此在北平住上十来天,作者发出了感慨:“北平是一个大熔炉,无论什么…

    02-22 08:00 0 0 父亲 散文 作家
  • 有生之年,不见亦值得 | 宁白

    我是一年后到的熊本城外,仍看到高矗的城墙如山体崩塌,滚落的巨石冲至几十米外。孩子们在看着残破的城墙和一堆堆巨石时,神情沉静,有惋惜,又似乎不仅仅是悲切。环顾四周,看到了白色巨石上的红色数字,红白互衬,很醒目,…

    02-20 08:00 0 0 寺庙 日本 春节
  • 【望野眼】洗猫 | 陆蓓容

    一寸寸皮肤摸过去,原来后背起了疹子。很快又听到大猫奔来的脚步,它伟岸的身躯映在门玻璃上,一声接一声地询问室友,到底发生了什么。它被按在浴室地上,肚皮贴地,脚爪勾拳,尾巴奓得粗大,浸了水也缩不回去。它蜷缩在蜡烛…

    02-20 08:00 0 0
  • 向贾母学习 | 陈占彪

    (陆游《新凉夜坐有作》)陆游看到孩子晚上功课做得很晚,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没有像我们今天的家长那样劝小孩好好干、继续干,相反,他劝孩子把日课学完即可,不必再增加更多的学习任务了。他的父亲主张一种宽松的教育,…

    02-18 08:00 0 0 父亲 儿童 成绩
  • 【武汉特稿】我的梅园,我的江城 | 舒飞廉

    由二环线转入东湖湖底隧道,我也想到了昨天晚上刷出的微博视频,一头野猪由二环线跑上二桥,奋蹄扬鬃,黑旋风一般,由武昌过长江到汉口,它再向前,可就是大名鼎鼎的华南海鲜市场与金银潭医院啊,它出自东湖中的植物园?所以…

    02-17 08:00 0 0 高校 健康 2020
  • 【不日记】沈从文与鲁迅同席 | 陈子善

    五年前,终于有研究者根据沈从文1930年4月致赵景深函和贺玉波《鲁迅的孤僻》一文发现,赵景深1930年4月19日在上海举行婚礼,鲁迅和沈从文都应邀出席,并推测“沈从文是完全有机会和可能在婚宴上看到过鲁迅…

    02-14 08:00 0 0 感想 鲁迅
  • 疫中出行记 | 余斌

    冠状病毒既来,出行成为大忌,被迫呆在家里,形同关禁闭,还没几天,忽然就觉得“宅”是难以接受的了,而且就像禁书剌激好奇心一般,犯禁的冲动油然而生。还有一条,据说散步要保持一定速度才收健身之效,而在狭小的封闭空间…

    02-13 08:00 0 0 隔离 购物 武汉
  • 来,吃瓜 | 王瑢

    有一回去扬州,去富春茶社吃翡翠烧卖,馅子掺了炝过的海米碎,满满的冬瓜馅子,一嘴下去,余香满口。通常于春天种植,夏秋收获,跟冬天八竿子打不着的瓜,因其成熟后表面上有一层白粉状的东西像冬天结的白霜,于是叫了个冬天…

    02-11 08:00 0 0 春天 冬瓜
  • 谢其章:闲话农活儿

    第二桩农活是“捞麻”,老乡们八月份将麻杆浸泡到池塘里,泡得够工夫了,正巧我们这帮从城市来的学生,技术活还干不了,先干点简单的适应适应吧。庄稼秆是挺好烧的柴禾,却有一件麻烦事,得防着猪呀牛呀来糟害,尤其是寒冬,…

    02-09 08:00 0 0
  • 《新世界》能不能一口气把话说完 | 毛尖

    疫情发生后,每个中国人都感受到了一种速度,尤其最近九天,天天几千万人在线督造医院,在这个新世界的建造速度里,看着《新世界》的主演也好,配角也好,集集用掉三分之一的时间出门去吃早餐,出胡同到警署到监狱到妓院,开…

    02-08 08:00 0 0 武侠 人物 摄影
  • 忧患意识与敬畏之心 | 钱婉约

    还有,最近不断被人提起的“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这句话,其实也是出自日本,是野坂昭如的《萤火虫之墓》,原文是“珍惜今天,珍惜现在,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 在我国古老的《易经》中,也…

    02-06 08:00 0 0 战争 科学 孔子
  • 【竟然都立春了】人间草木 | 小河丁丁

    更有那连竹子和木桩也舍不得使用的,就在园边栽上木槿或者刺藤,花开的时候多么美丽。 转眼到了十二月,那个栽着三色玫瑰的花盆,在原来长老苋菜的位置,又长出一株苋菜来了,而且又长到一米以上,根部比拇指略小一点…

    02-05 14:57 0 0

文汇笔会

0

总阅读量

1723

总内容量

简介:文汇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