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
  • 精选
  • 录像棚里的俞振飞

    俞老虽然已是年逾耄耋,但他对艺术仍然极其严肃认真,一丝不苟。每出戏的唱、念、做、打与跌扑,都地道地做足,毫不偷闲。不管是髯口、水袖、云手、扇子动,还是蹉步和趟马等形体动作,都能与剧情紧密地结合起来,表演得载歌载舞,惟妙惟肖,令人回味无穷。

    0图
    前天 14:17 0 0 父亲 艺术 文化
  • 同行决非冤家

    中国的戏曲产生于封建社会, 自然会存在这些不正之风。然而就是在旧中国,凡正直的、有见识的艺术家,对这种坏作风也都十分鄙视。同行之间互相敬重、互相帮助、无私交流、共同提高的佳话,至今还在人们中间流传。

    0图
    2天前 0 0 人物
  • 王瑶卿:我的中年时代

    德霖是一演花骚点儿的戏,扮上就害羞,不爱唱这出,瑞麟演这出,总觉着不得劲儿,素仙虽然能唱花旦,但是他不知道这出带洞房有多少利害,不敢演唱,才让给我了。我总总算借了这出的光,能够唱好码儿的戏。

    0图
    3天前 0 0 英雄 慈禧
  • 两代《野猪林》

    杨小楼很想在“菜园”一场增添一套舞剑,岁月蹉跎,迄未实现。他的志愿,终于得到李少春的完成。在“山神庙”一场,他创造了甩衣夺枪、环战八奴的开打,也比杨先生的武打多。这套开打的设计,是他和他兄弟幼春,煞费苦心用棋子变换舞台部位,共同研究出来的。

    0图
    4天前 0 0 人物 佛教
  • 程砚秋二十分钟会见记(1941年于上海)

    报载去重庆唱义务戏,据他看很难实现,因为牡丹虽好,全仗绿叶,更其象梅君,非他的旧配演且不可,一个人唱不起来,配角都在北平,倒是很困难。我们告诉他,梅君在港是留起须来,预备下野了,他笑着回答说:“这胡子吧,反正随时可以取消的”。

    0图
    5天前 0 0 民国 英国
  • 大大王、二大王荒郊争雄记(梅边杂忆之五)

    许朱二人,忽然亲热起来!戏完之后,总是相的一同外出。有的时候许的戏先完,则必很安详的坐在戏箱上等候湘泉。等他唱完,然后一同外出。若湘泉的戏先完,则亦必照样的等候德义。他们俩从来不曾如此亲热要好过,今突然改变常态,叫我同人,如何能不惊诧呢?

    0图
    6天前 0 0 英雄 外交
  • 如何看戏?

    名角有一种工夫,易为人知者,如侗五演《三拉》(《贩马记》),其帽翅左边的动,右边的不动,右边的连连动,左边的又文风不动。程继仙扮周瑜,头上的长翎子,左边的打一圈,右边的不动,右边的打一圈,左边的不动,忽然一来,左右两边的,于同时各打一圈。

    0图
    03-17 15:22 0 0 人物 状元 周瑜
  • 在沈阳首演《宇宙锋》回忆“九一八”

    从那时起,我的心上压着一块石头,同时感到北京城上面笼罩着一片阴暗的黑云,我就决心离开北京,移家上海,跟着,卢沟桥‘七七事变’、‘八一三’抗战,我心上压着的石头愈加沉重。这片黑云也愈来愈大,笼罩着全中国。

    0图
    03-16 17:12 0 0 春秋 日本
  • 高盛麟的戏味儿

    对于他们不屑高盛麟,我实在感到有些莫名悲哀。设若萧老先生地下有知,只怕又要生出杞忧了。只能说,他们还不懂高盛麟的艺术是“刻雕众形而不为巧”,已由“技”而“道”了。这是一种化境,它内含着一种神韵,一种不可名状的“味儿”,不是什么人都能企及的。

    0图
    03-14 14:20 0 0 人物 艺术 戏剧
  • 值得回首话叔岩:观余叔岩之《琼林宴》

    皮簧界里,鑫培死了以后,爱好国剧的人们,都一致地激起感伤的色质和怀古的赞美:看过他的人们赞叹观止夸耀似的述说当年的盛事,让幼一批的戏迷羡慕,景仰,兴奋,结果,除掉憧憬那没有直觉的空中楼阁,理想见闻,老谭的艺术高峰究竟怎样,依然是玄幻,虚空。

    0图
    03-13 15:53 0 0 文化 艺术 人物
  • 景孤血:真好张君秋

    君秋之唇最佳,普通以朱樱绛颗形容小之可爱,“花面”之雅艳岂非可贵难能乎?君秋蝤蛴略长,以梳普通大头及戴冠者为适,尤以梳普通之大头,以其粉之长,更呈“云髻高鬟别样妆”之袅娜娉婷。总之:以扮相言,确饶缀玉轩主之致,而身上则较以前更非吴下阿蒙矣。

    0图
    03-12 18:12 0 0
  • 尖团字的来源

    据我所知尖团字是出于清代的满洲文,满州文所取的是拼音法,但满洲侵入中原以后,定都是在北平,而北平人日常的语言常常是尖团不分的。如“西”和“希”没有什么分别。“湘”和“香”没有什么分别。但在一个别省分人念起来,就许会将他分成很清楚的尖团字了。

    0图
    03-11 12:58 0 0 咸丰 满清
  • 伶人访问记:陈大濩

    大濩很健谈,他表示他学戏抱定一个原则,就是不“拜偶”,不专学那一派,不崇拜偶像。他说名角儿不一定唱得好,无名角不一定没有好腔。所以他更不敢自称为宗于哪一派。譬如说他是谭派,他看老谭的戏正当幼年时候,哪里会懂得老谭的艺术。对于余叔岩也是如此。

    0图
    03-10 12:21 0 0 人物 抗战
  • 徐凌霄:说说民国北京的戏衣业

    有些人既苦于新行头不能不置,又苦于无多钱全置,于是想一法子,衣多用平金,远望去只见一片辉煌,分不出是甚么地子来,则一件可以混充多件,亦如盔头上加些亮珠,盘珠金龙翠花,一头黄白光亮,看不出甚么东西,则一顶盔可以当作多好几样用。

    0图
    03-09 15:13 0 0 小说 民国
  • 歌坛剩语:失传剧目考、为伶人刊集之我见

    李桂芳居沪已久,而未沾染丝毫海派恶习,实为难能,设使他伶居此席,则诸凡「吊膀子」「轧姘头」等种种龌龊沪谚,必定穿插入剧中人口中,桂芳则无,只此一端,已为可贵,其与白牡丹配《宝蟾送酒》,饰薛蝌,尤为刻意经营之作,余每见必击节。

    0图
    03-08 16:16 0 0 人物 民国
  • 吴小如:论张君秋、李世芳之优劣

    君秋可议者有二:一曰字音差,不惟不足以弥其缺,抑且掩其长,盖好嗓子而无好声口,不亦可惜乎?二曰腰腿功夫浅,此宜亟待努力者也。不然,岂不辜负一条好嗓子乎?夫谭富英在老生行,天赋一条好嗓子,且以有幼功而身手不凡。徒以粗疏之病,贻人笑柄。

    0图
    03-08 16:16 0 0 春秋 小说
  • 歌坛剩语:听戏叫好的艺术,谭鑫培唱工与做工并重

    要知此「计」字,系「读」非「句」,虽例有顿挫抑扬,然须辨别其是否有「疙瘩腔」「博彩」等疵病,如果真好,亦只宜轻报以一好字。上海人则不然,不问其疙瘩博彩,但俟其将计字向上一激,尾音拖得高而长,即已群起疾呼,如聚讼盈庭矣。

    0图
    03-07 12:44 0 0 民国 艺术 戏剧
  • 俞振飞谈读书

    这“催眠曲”就是汤显祖的名作临川四梦中《邯郸记》里的一段“红绣鞋”。说也奇怪,只要他一唱“红绣鞋”我就不哭了。所谓耳熟能详,慢慢地也就学会唱了。所以,《邯郸记》是我学唱的第一支昆曲,也是父亲教我读的第一本书。虽然,我还不识字。

    0图
    03-07 12:44 0 0
  • 谈谈《捉放曹》同《四进士》二剧应改正之点

    因陈宫既系背地自怨作差,必怕被曹操听见,今曹操忽接说一句“你的言多语诈”是明明白白被其听见,揆之情理亦有未合。余意应在“言多语诈”前,加上一句“你背地自言”即成“你背地自言,语有奸诈”较为妥善,一得之见,特供献之,以待高明。

    0图
    03-06 12:38 0 0 曹操
  • 京剧的一般错误

    京剧中错误的地方,往往不为人所注意,甚至演者亦不知其为错误,因为这是职业的从业员,在低薪级的艺人,虽有校正剧是的企图,但是人微言轻,有时还会碰大角儿的一鼻子灰哩!

    0图
    03-05 13:55 0 0 民国

梨園雜志

分享戏曲典籍与老照片,回望故纸堆中,那个光风霁月的梨园。

1076
文章数
0
阅读数
联系我们:sohump@sohu-inc.com
关于我们 - 运营规范 - 服务协议 - 侵权投诉 - 反馈建议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