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
  • Meteora,“天空修道院”是怎样建成的

    到了11世纪,当拜占庭文化达到顶峰的时期,东正教内部也形成了一支苦修派,讲究离地离群索居。Meteora石林中的天然洞窟便成了他们理想的修道环境。于是他们先是在山脚建了教堂,然后用梯子爬上洞窟闭关。后来,越爬越高……

    2017-06-13 11:10 0 0
  • 里加,若新艺术博物馆只渡有缘人

    里加的新艺术博物馆只占了那个公寓楼的一层一个公寓房,但实际上,那栋楼一共5层9户,无论是楼上还是楼下,展出的都是某个家庭的日常生活,而访问者则可以从这些生活的遗迹,脑补出19世纪末20世纪初全球那些重大的变革。

    2017-04-06 16:33 0 0 博物馆
  • 钟祥,爸爸是真的,江汉平原是假的

    嘉靖是钟祥出生的,一生中还挺认同湖北,因此问题就来了,在他15岁的时候,到底是怎么跟杨廷和、毛澄他们吵架的呢? ——“你们这帮愚蠢的臣rrrrr,不给先父修陵rrrrr,朕就不坐这个位rrrrr”?!

    2017-03-15 17:56 0 0 博物馆
  • 没有土豆的年代,满药典上写着“吃人”

    这种食用死人零件制成的药的做法在欧洲流行了几百年,在16至17世纪达到顶峰,上至皇室下至科学家,上治头痛下治癫痫,药典上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2017-03-05 15:22 0 0
  • 雾凇里的十六湖,请把九寨沟彻底忘记

    它是九寨沟失散多年的兄弟,是九寨沟一直以来的榜样,是九寨沟一直想要学习却从最开始就分道扬镳,在另外一条路上越走越远的镜像。人们说它是“欧洲的九寨沟”,反而更像是一种侮辱,因为它是世界上唯一的,十六湖。

    2017-01-18 23:09 0 0 九寨沟 雾凇
  • 桃坪羌寨,家里是皮草肉林,家外变成“地道战”

    用石片砌成的平顶房,多数为3层,每层高3米余,房顶平台用木板或石板承重,是脱粒、晒粮、做针线活及孩子老人游戏休歇的场地。一层以火塘为中心,周边老鼠爬不上去的地方,都挂着腊肉。

    2017-01-08 12:55 0 0
  • 帕劳,大断层上的海天七色

    有断层,有珊瑚礁群,阳光直射下来,浅滩就变成了透明的,热带的海总有着更多的颜色。浅的地方颜色浅些,深的地方颜色深些,最后一个大断层下去,从3米变成2000米深,一下子就变成了常见的海的深蓝色。

    2016-12-15 12:29 0 0
  • 相仓,不去白川乡,也能在合掌造一宿二泊

    所谓“合掌造”,就是说房子建起来就像两只手掌合在一起搭成的那个三角形。在很多人眼里,白川乡=合掌造。然而合掌造=白川乡,则要打上一个大大的叉。既然一条庄川峡谷上全都是世遗,而“谁又能记得起第二个登上月球的人”,相仓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2016-12-08 13:36 0 0
  • 湛江&茂名的热带农业,一方水土毁另一方三观

    很多看起来“吓死人”的新技术,到了科普的地盘,就褪去了神秘的面纱,变得亲民起来。在这里,忆苦思甜不是重点,重点的是“教你怎样拉黑朋友圈”。农业的地域性很强,概括下来就是“一方水土毁另一方三观”,只有去了,试了,才会发现原来会有很多“套路”之外的惊喜。

    2016-11-28 11:22 0 0 广东 公园
  • 湛江徐闻,火山口里的茶园和菠萝田

    湛江不止有一个玛珥湖,而是74个,多数在徐闻。一年365天,一半的时间非雨即雾。火山灰的土是深红色的,养育了橡胶、茶和菠萝。甚至一条路的两边的两个茶园,气味和口感也有不同。一边带着绿豆的气味,另一边则是栗子味道的。火山已死,火山万岁。

    2016-11-23 11:02 0 0 海南 广东
  • 宅在村厦瓦檐间,惯看西江月里的耶稣光

    西江不光有苗寨,还有西江月。西江月里不光有梯田,还有耶稣光。阴阴晴晴的时候,可以泡在咖啡馆里,也可以走上酒店的阳台,坐下来,看太阳慢慢地落下,青色渐渐地涌上来。尤其是飘雨的时候,雾飘过来,就变成了只有一个人的世界。第二天早上,又是满谷的黛青

    2016-11-16 21:30 0 0 酒店
  • 黔东南雷山,一边是仰阿莎,一边是南往耶之墓

    关于锦鸡支系的故事,有两个村子不得不提,一个舞、一个史诗不得不说。新桥村最著名的是景点“水上粮仓”,而独南村著名的则是诗人南往耶。在传说中,是美丽的锦鸡帮助锦鸡苗支系的先祖们找到了最后定居的地方,也为先祖们带来了稻谷的种子和创造欢乐的飞歌。

    2016-11-14 20:46 0 0
  • 黔东南雷山县,“鸡同鸭讲”过苗年

    对于苗族来说,一年之计在于秋,秋收以后,就准备过年了。活动有的以村寨为单位进行,有的几个村寨联合,现在逐渐大家都汇集到了雷山,集体巡游。各村的姑妈还要陆陆续续回娘家,喝完十二道拦门酒,摆开长桌宴,最后的最后,各村还要“驱火邪”,才算过完年。

    2016-11-10 12:09 0 0
  • 丹江河上,雷公山中,小隐于乌东

    由于是从温带平原迁徙进入亚热带山地的,至今苗族也没学会与山地“和平共处”。建房的时候,底层还是要用石块或者钢筋混凝土框架找平,然后再建一层吊脚楼(也有加上木板围合底层空间的),而后楼梯直达楼上,在那里再与地面找平一次,这才算真正的“一层”

    2016-11-09 15:29 0 0
  • 闷红的日落和暗绿色的满月,照在黑沙滩上

    湛江的吴川,那里有片卫星图上看起来颇为“奇怪”的海滩,沙滩一个接一个,但都不到100米长,弯月形的尖,都是黑色的礁石,延伸至海里。我见过长的金色沙滩,也见过只有悬崖和石头的海岸,但这种连续好几公里全是“小沙滩”的地貌,却着实罕见。

    2016-09-19 12:21 0 0
  •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民宿讲究的是“返璞归真”,与农民自建房相比,并不追求“先进”的材料和施工,反而采用的传统技术更多。这次去安吉,其实不是为了体验民宿,而是为了“探班”——协助工坊与任卫中老师合作的夯土建筑设计和施工的暑期班。

    2016-08-29 14:03 0 0 户外
  • 威尼斯的雨季,皮拉内西的天空

    那不是海的女儿,那是海的女人。威尼斯。由于位于海边,威尼斯的云也免不了有其雕塑般的质感。但最有质感的,则非积雨云莫属。东面是彩虹,是亮蓝色的云和金红色的总督府,而向西面看去,整个天空都在燃烧。

    2016-08-22 12:03 0 0 摄影
  • 克什克腾,长满青春痘的草原和非咸非淡的湖

    有的“坝上”沟壑多,有白桦树,适合拍照;有的“坝上”咸水湖多,适合放牧。赤峰这边呢,咸水湖不算多,但是够大。Nuur(汉译诺尔、淖尔、努尔等)是蒙语的湖,达里诺尔也就是达里湖,位于赤峰克什克腾旗西部贡格尔草原的西南部。

    2016-08-17 11:39 0 0 摄影

南蔻

0

总阅读量

55

总内容量

《城市中国》编辑,十五言撰稿人,今日头条自媒体,乐途旅游专栏作家,携程旅行家,中华网世界观专栏作家